養老護理人才如何引得來、留得住、用得好?
作者:   來源: 北京社區報  2020-09-15


  據北京養老行業協會相關數據顯示,本市養老護理員需求量約3萬人,但目前本市共有養老護理員9000余人,缺口依然很大。且大部分養老護理人員為“4050人員”,94%是高中以下文化水平,68%是小學以下文化水平。養老護理員隊伍流動性大、男女比例失衡、機構管理人才稀缺等是養老機構經營者和管理者們一直以來關注的難點問題,如何留住人才是所有機構需要共同面臨的問題,各大機構對此也出了多種措施,緩解“用人難”。

 

  團體重大疾病責任險為護理員抵御風險

  今年4月,朝陽區東方綜合養老院19號樓養老護理員孫玉珍在李奶奶房間進行整理時,李奶奶突然口唇發紫,癱倒在床上,處于昏迷狀態。“小鄧!趕緊叫醫生!”孫玉珍向鄰屋護理員大聲呼喊,并立刻檢查老人的情況,判斷老人心臟驟停后,對老人實施心肺復蘇搶救。在樓里查房的醫生及護士接到護理員的電話后,不到兩分鐘便趕到了李奶奶的房間,在醫護人員與護理人員的全力搶救下,老人轉危為安。

  東方綜合養老院現有入住老人880余人,其中80歲以上的老人有552人,半自理、完全不能自理及失智老年人的比例占所有入住老人的85%。

  “年紀大了,來這里不僅省心,還特別貼心。”89歲的林子和說,養老院里的護理員隨叫隨到,而且態度熱情、服務專業。

  “一線護理員是養老院里最辛苦的崗位,我們都十分尊重她們,老人沒有我可以,但是沒有她們肯定不行。我從心里敬重她們,愛她們。”談到一線護理員,東方綜合養老院院長喬穎深有感觸,目前該院有170余名一線養老護理員,全是女性,年齡以40歲至59歲的居多,占到80%。

  “照顧老人需要的是一個‘巧勁兒’,不是一味地使用‘蠻勁兒’,我們的女性護理員并不比男性護理員差。”

  喬穎說到院里的養老護理員時,對她們的能力表示肯定。她說,院里大多數養老護理人員都來自農村,而且年齡在50歲左右的居多,面對高強度的工作,她們的身體健康狀況決定了她們是否能長期從事這一工作。

  “目前院里不少年齡已經超過50歲的女性護理員,再想給她們繳納醫保是繳不了的,院里給她們上了團體重大疾病責任險,可以一定程度上抵御風險。”喬穎坦言。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平谷區敬朋福利院,該院院長岳志軍表示,在敬朋福利院有13名護理員,年齡都在50歲以上,其中男性護理員4名,女性護理員9名。男女護理員工作內容上沒有差別,完全是按分區來照顧老人。

  岳志軍說:“因為我們夫妻倆都是從一線養老護理工作做起來的,所以我們很理解一線護理員的不易。”談到是否有可能招聘一些“科班”出身的養老護理員,岳志軍說,有想法招年輕人,但還是要根據福利院的實際情況,畢竟在這樣一個地處農村里的民營機構,可能從福利待遇上不能滿足現在年輕人的就業要求。

  “我們院現在入住老人有39名,絕大多數都是失能、半失能老人和失智老人,80歲以上的老人占到70%的比例。大多數養老護理人員來自于北京周邊省市的農村地區。”

  東城區東直門街道養老院院長方為芳介紹說,目前院里有養老護理員9人,年齡集中在40歲左右,平均一名養老護理員要照顧三四位老人,其中男性護理員有1名。雖然在護理的細致程度等方面,女性護理員會更占優勢,但男性護理員在其他方面也有優勢,院里男性老年人少,在護理之余,院里僅有的這名男性護理員還可以幫忙負責院內消防安全等事宜。

 

  “4050”人員占主體年輕力量不斷壯大

  雖然目前“4050”人員是養老護理員隊伍的主體,但越來越多的機構呈現出養老護理員年輕化趨勢。

  北京龍振養老服務中心理事長張玉表示,“龍振養老”在北京市有10家街道養老照料中心,14家社區養老服務驛站,近200名養老護理員,“4050”人員占機構養老護理員人數的70%,另外30%的相對較為年輕的護理員分兩類,一類是“科班”出身,另一類則是以前從事家政等行業現在轉行到養老服務行業的人員。

  相對于“龍振養老”,誠和敬朱辛莊長者公館的護理員隊伍更加年輕化,截至去年底,長者公館的護理員隊伍為16人,原長者公館養護部經理陳萌表示,20歲左右的年輕護理員為10人,比重超過六成。

  但年輕護理員的流動性比較大,沒有“4050”人員的穩定性高。甚至有幾位實習護理員,在實習期結束后沒有留下來正式就職的打算,只是想要一份實習證明。

  “養老護理隊伍越來越年輕化,我們機構年輕的一線養老護理員現在能達到60%。”北苑椿萱茂老年公寓院長劉宏志介紹說,老年公寓目前有56名養老護理人員。

  他認為,年輕人的優勢在于學東西快、上手快,而且精神面貌更好,能夠在他們身上看到積極樂觀、熱情的一面。而且他還發現,近些年來,京籍“科班”出身的養老護理員數量在逐年增加,北苑椿萱茂老年公寓目前京籍護理員占到10%的比例。

  北京養老行業協會秘書長李冬表示,北京地區70%以上的養老護理員為外地來京人員,多是從甘肅、安徽、河南等地而來,本地護理員也大多為遠郊區戶籍且在當地養老機構工作,每年的流失率在40%左右。

  她解釋道,由于職業發展前景不明朗,工資待遇不高等因素,年輕人包括養老護理等相關專業高校畢業生,不愿從事養老護理工作。

 

  提升科技含量降低管理成本

  今年36歲的陳萌年齡不大,卻有著13年養老行業從業經驗。2007年,陳萌在東城區一家有60張床位的養老機構工作,3年時間里,他不僅掌握了一線養老護理技巧,還學習到了很多養老機構的運營管理知識。

  借著北京“九養政策”,2010年陳萌在回龍觀地區開辦了第一家自己的養老機構,雖然僅有十幾張床位,但在他的管理下,機構的口碑非常不錯,年紀輕輕的他深得老人家屬信任。轉眼10年過去了,現在陳萌運營了3家社區養老服務驛站,擁有了自己的公司——北京福壽康泰居家養老服務有限公司。

  2017年,陳萌應聘到誠和敬朱辛莊長者公館擔任養護部經理,這段經歷也讓他體會到了當前養老管理人才的稀缺。

  “剛接到邀請我履新誠和敬長者公館項目的崗位時,我自己的企業剛剛步入正軌,面對有千張床位的大型機構管理崗位,有些猶豫。但當時這個項目剛剛開始,沒想到半年后相關負責人又找到我,希望我加入。負責人也表示,大型養老機構的管理人才在行業內非常稀缺,很多管理崗位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陳萌說。

  面對養老領域管理人才的稀缺,樂成老年事業投資有限公司的相關負責人介紹道:“當前,大型養老機構對養老管理人才非??是?,通常機構管理人才需要具備一定的理論基礎,對經營管理、臨床護理等知識都要了解,還要有工作經驗。”

  該負責人表示,優秀的養老管理人才在行業內一直是“香餑餑”,高薪、高待遇是基本,但養老行業管理人才的工作壓力比較大,承擔的風險比較高,在機構運營中的各個環節事無巨細都要操心,每逢年節和節假日也沒有休息。

  2019年,陳萌從朱辛莊長者公館離職,專心經營自己的3家社區養老服務驛站。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為保障老人安全,經過有關部門批準,提供短托服務的昌平龍錦苑四區社區養老服務驛站和田園風光雅園社區養老服務驛站施行了封閉式管理,18名老人、2名站長、5名護理員等分居兩家驛站,陳萌利用視頻會議的方式與驛站站長每天溝通,督查日常工作,保障物資供應,實行無接觸式配送,封閉管理期間老人健康狀況良好。

  “其實,隨著科技的進步,養老機構的管理成本在不斷下降。”陳萌表示,“不僅是軟件程序的應用方便了我們管理,一些科技產品也解放了勞動力。”

  很多機構使用了帶有智能感應芯片的床墊,大大減少了夜間看護的成本。過去護理員值夜班時,每兩個小時要巡查一遍,看看老人的情況,而有了智能床墊后,老人是否起夜,睡眠時的心率等都可以實時監測,大大減輕了護理員的壓力。

  對于常年臥床的重度失能老人,排便一直是個難題。人工處理往往需要打開塞露、引便、翻身整理、清潔等步驟,花費半個多小時,并且對一些意識清醒身體失能的老人來說,隱私上得不到尊重,目前市面上已經出現了針對這部分老人的“大便處理器”,可以自動完成清潔及排泄物處理。

 

  應對“人才荒”:養老服務機構管理者出招

  北苑椿萱茂老年公寓院長劉宏志:“晉升+獎勵+培訓”留住人才

  北苑椿萱茂老年公寓有專門的人力資源部門,負責與全國各地有養老相關專業的院校對接,目前在甘肅、吉林、四川等省都有合作院校。這樣一方面解決了學生的就業問題,同時也解決了機構的養老護理人員的儲備問題。

  降低人才流失

  談到養老護理人才的流失率,劉宏志說,有一些養老護理相關專業的學生,可能對這個專業都不是很了解,比如老年服務與管理專業,以為是“高大上”的管理行業,等到真正工作時,才發現要先學會照顧老人,這讓他們覺著落差很大,于是還沒進入就離開了這個行業。

  “我們會為這些年輕人講解養老護理行業的內容,讓他們從思想上放下包袱。另外特別關注一線養老護理員工的福利待遇,比如給員工過集體生日,組織各種活動,讓他們的業余生活更加豐富。機構給年輕人安排的休息時間也比較充裕,不會讓他們太累。”

  此外,北苑椿萱茂老年公寓實行績效制,根據養老護理員的工作投入計算其績效,能者多勞。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養老行業也受到很大的影響。北苑椿萱茂老年公寓不但保證了員工工資的正常發放,在疫情最為嚴重的時候還為堅守一線的養老護理員發放了加班費。

  加強人才培訓

  在養老護理人才培養方面,劉宏志表示,機構內有完善的人才培訓機制,同時為年輕養老護理人員提供晉升平臺,如實習生實習期滿后,最終留在了養老公寓的這類轉正養老護理員有獎金獎勵。此外,在學校招的年輕護理員在管理層層級儲備很多,根據他們的工作能力會逐級晉升。

  談到培訓,劉宏志表示,所有新入職的養老護理員,不管是學校招的還是社會上招的,都要按著“椿萱茂”的模式進行培訓。而日常培訓,每周會進行一至兩次,主要針對崗位技能、服務標準的完善,并且每周會進行一次老人風險評估,由樓層主管組織本樓層的護理員,以及醫生、護士一起參加,目的就是讓護理人員對于在院老人們有更深入的了解,在照護老人方面更有針對性。

  東方綜合養老院院長喬穎:設養老護理節表彰先進

  東方綜合養老院幾年前也曾在一些招聘網站上招聘年輕的“科班”護理員,當時招了30名,最后卻一名也沒有留下。后來,通過院里“老”護理員的推薦,來引入新的護理員,大多是“老”護理員的兒女、親戚,而且在“老帶新”的過程中,“老”護理員也更會用心。

  對于一線養老護理員的培訓,東方綜合養老院每周都會“見縫插針”對護理員進行專項培訓。喬穎說:“本來照顧老人就很辛苦,如果利用護理員的休息日集中培訓,會加重護理員的負擔。為了保證培訓效果,我們采取這種培訓方式,用時不會很長,效果也很好。”

  當疫情防控趨向常態化后,東方綜合養老院還組織召開了一場表彰大會,對于疫情期間堅守崗位的一線護理員均給予了現金獎勵。

  喬穎認為,由于一線養老護理員的工作具有特殊性和專業性,仍需社會認可,期望對于一線養老護理員的相關支持政策能盡快落地。

  同時,她提到了養老院一些未來計劃,如設立本院的養老護理員節,表彰在本院工作了不同年限的養老護理員。

  北京龍振養老服務中心理事長張玉:“吐槽”大會為員工疏導情緒

  北京龍振養老服務中心有專門培養優秀養老護理員的孵化中心,不僅進行業務培訓,還有嚴格的學分考核,并且將培訓滲透到日常工作中。

  各個機構每天半個小時的早會時間,都有相應的主題,工作人員可以對近日發生的護理方面的問題進行討論,對實際的案例進行分析,并探討正確處理的方法,目的就是將細微的服務滲透到老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為了讓一線護理員工作時能夠保持積極性和熱情,北京龍振養老服務中心十分注重護理員的心理疏導,在“龍振養老”有一個以“吐槽”大會形式存在的懇談會。

  張玉介紹說,院里領導不參與“吐槽”,而是由專業的社工來主持、引導,參加“吐槽”的全部來自于護理一線,為員工提供了一個發泄個人情緒的途徑。

  在北京龍振養老服務中心的每名一線養老護理員基本上都有張玉的個人微信,在大家的眼中,“張總”不但是領導,還是心理疏導師。而且機構還會經常組織一系列娛樂活動,充實一線養老護理員的業余生活。

  北京福壽康泰居家養老服務有限公司創始人陳萌:給予護理員足夠的尊重

  “面對年輕的護理人員,難題是如何留住他們,而年齡稍長的護理人員現在卻是招不上來,比10年前更難招人了。”陳萌表示,“由于外省的就業機會、薪資待遇逐漸變好,不少勞動力回流,我這里好幾名來自外省的護理員都在老家找到了就業機會,現在想要留住護理員除了福利好、待遇高還要主打感情牌,給護理員足夠的尊重,這點在我們驛站內的就餐順序中就可見一斑。”

  陳萌解釋道,驛站內就餐老人為第一順位,老人全部就餐完畢后是護理員就餐,這時候站長、經理來看護老人,護理員就餐完畢才是站長和管理層就餐。

  此外,“福壽康泰”對護理員的工時管理有嚴格的規定,護理員能夠得到充分的休息,這雖然增加了用工成本,卻能最大程度地保障護理員的權益,讓護理員能夠以飽滿的精神狀態投入到工作中。

                                                                                                                                                                                  

鏈接交換請加微信:ZMYL123
養老服務部際聯席會議成員單位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賢納士 | 網站聲明
中國養老網是全國養老服務業領先的資訊發布傳播平臺 創建中國養老智庫
Copyright ? 2014 中國養老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1035259號
網站設計著作權已注冊 侵權必究
掃一掃,關注養老網
体育彩票36选7介绍 江西快3中一注多少 2018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 快乐10分彩票 三星手机捕鱼达人2金币修改 燕赵风采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赛马会彩票网站 澳洲幸运10是什么时候 四方宁夏麻将滑水麻将 2021二肖中特 二分彩是重庆的吗 快乐赛车是正规福彩吗 极速快3是正规的嘛 篮球比分直播捷报比分网 飞五棋牌通比牛牛 南粤36选7好彩开奖结果查询 海南飞鱼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