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首批養老專業畢業生紛紛逃離專業,記者打開大學生內心獨白
作者:   來源: 圖釋世界  2019-07-25

 

  “家人有建議我去養老機構發展的,覺得這是朝陽產業;也有希望我去醫院從事臨床護理的,因為三甲醫院相對更穩定。老年人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群體,需要有更扎實的技術經驗去應對。在這樣的考慮下,我最后選擇去三甲醫院從事臨床護理工作。”

  李菲菲,杭州師范大學錢江學院護理分院首批養老專業優秀畢業生的代表之一,畢業后同時收到了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和一家養老機構拋出的橄欖枝。思考再三,她選擇了進入三甲醫院工作。

  2015年,杭州師范大學錢江學院護理分院在其本科護理學專業里,設置“老年服務與管理”的方向。

  老年護理學術領域專家、杭師大護理分院院長陳雪萍告訴記者開設養老專業的初衷:“通過4年的學習以及社會實踐,我們希望能培養出養老領域的服務管理人才。”

 

  但事與愿違

  “去年10月底,我們特別開了一場養老服務企業就業招聘會。我們對口專業的52名學生,最終沒有人去養老機構上班。”陳雪萍院長發現,第一批養老專業的應屆畢業生幾乎無一例外都選擇了三甲醫院等有編制的大機構。上面提到的李菲菲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即將進入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就職的小陳(化名)直言:“無論是待遇還是社會認同感,三甲醫院都比養老機構要高。這是我選擇去三甲醫院工作的原因。

  小陳考慮到如果一開始就選擇從事養老服務行業,肯定是要從基礎護理工作開始做起,再慢慢上升至管理崗位。

  “這個期間對我來說存在太多的不確定性。”

  已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心內科工作的應屆畢業生蔣一萍也贊同“在三甲醫院就業更穩定”的說法。

  廖夢倩是杭師大護理分院大二學生,目前正在讀護理學專業。她曾在康久天頤護理院實習,現在在浙大邵逸夫醫院康復科實習。

  請簡單介紹一下你自己

  我叫廖夢倩,是杭州師范大學錢江學院護理學專業的學生。

  聽說你曾經在養老院實習,是哪一所養老院,當時去實習的時候有想過在養老院正式工作嗎?

  我有在杭州康久天頤養老院實習過。去實習的時候當然有想過以后在養老院正式工作并發展,畢竟我就是學這個專業的。

  當時在養老院實習的時候,有沒有遇上什么困難呢?

  當時在養老院,其實需要克服的更多是面對老人護理的心理障礙。

  很多老人在晚年的時候身體狀態不好,她們躺在床上卻拒絕治療,很多時候也是心理上的自我放棄。而且面對一些失智的老人,交流也是很大的問題,她們雖然和孩子一樣的簡單,但還是從眼神中看出有很多的無奈和落寞,這些都是我遇到的問題,并想解決的問題。

  后來你現在去三甲醫院實習了,是出于哪方面的考慮呢?

  現在去邵逸夫醫院實習,一方面是學校安排的見習活動,另一方面,想通過臨床的實踐,真切了解一下養老護理和醫院護理有什么區別。

  如果還有機會到養老院工作,你還會去嗎?

  如果有機會回去,我想我是會去的。

  現在的養老院護理還是略微薄弱了一些。我在實習問了很多老人,他們表示,養老院中只能治療簡單的疾病,稍微有一些重一點的疾病,就還是得到大醫院去。我覺得養老護理能輸入新鮮的血液,一定有所發展。

  現在養老院的哪些現狀讓你覺得不太適合剛畢業的大學生去那工作?

  我覺得對于剛畢業的同學,養老院還不是很適合初步發展。在面對老年疾病的護理甚至最簡單的打留置針都很有難度,老年人的血管極脆,很不容易打進,多次的失敗對老年人也是一種傷害。

  其實我更傾向與剛畢業的學生在醫院臨床相應科室實習輪轉之后再進去養老院的護理部,只有一定的實踐積累以及有扎實的老年疾病了解,才更加有利于養老護理的發展。

  與大多數選擇去三甲醫院工作的同學不同,應屆畢業生陳秋莉則放棄了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提供的工作機會,選擇到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讀研究生,進修公共健康專業。

  20187月,她作為交流生赴德國大學學習一個月。德國先進的養老產業,對她觸動很大:“我要把外國的養老經驗帶回國。”這也促成了她畢業后繼續深造的選擇。

 

  服侍老人,你愿意嗎?

  Q:大學開設養老專業是在走彎路嗎?

  陳雪萍院長觀點鮮明:“養老領域里的短板是人才。既缺乏一線照護人員,又缺乏中高層經營管理人才。只要堅定地相信養老產業是朝陽產業,踏實工作,勤于思考,這個專業的學生未來一定有前途。就業也一點不用愁,只要愿意,全部都能在養老機構就業。”

  但為什么我省首屆養老專業畢業的52名大學生都不愿意選擇到養老機構工作呢?

  “你愿意讓你的孩子從事照護老年人方面的工作嗎?”

  杭州西湖區民政局養老服務科科長俞芹反問記者。

  “現在的畢業生馬上到00后了,從小可能都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就說我自己的女兒,18歲了,我還覺得她連衣服都洗不干凈。你讓她去從事一些護理老年人的工作,那要多大的勇氣!而住在養老院里的老人分為健康老人和失智失能老人,后者占了一大半。”

  難的不是對口就業,而是如何留住人才。

  即便是就讀老年服務與管理專業的大學生,在畢業后進入養老機構工作,崗位流失率也維持在高水平。

  俞科長一線養老機構工作時,曾招了4名來自長沙民政職業技術學院養老護理專業的大學畢業生。

  “我承諾給他們在一線鍛煉半年后安排管理崗位。”

  這4名大學畢業生中有2名一年之后離開了。另外2名大學畢業生提拔到行政崗位,但在兩年后也都離職了。

  的確,照顧老人看起來簡單,實際卻很瑣碎,有時很考驗人的耐心。

  比如,大學生照顧的老人中有些患有失智失能癥,可能會出現隨地大小便、吃過飯卻說自己沒吃、不停地游走等各種各樣的情況;對于大多數行動不便、如廁困難的老人,還需要幫助他們排便。

  俞科長坦言:“后來我想了想,也能體會到大學生的心情。服侍老人總免不了要忍受‘老人味’,要跟屎、尿、痰打交道,一些人心理上難以接受。即便是經過一段時間一線鍛煉后提拔到行政管理崗位,也因為工作環境封閉,缺乏同齡的交流對象,缺少‘同伴效應’而陷入孤獨,最后離職。”

  據記者調查,杭州西湖區社會福利中心目前入住258位老人,平均年齡80.05歲,有一半是失智失能的老人,照護工作量大。

  西湖區社會福利中心主任付萍說:“在我們的福利中心,現在從事養老護理工作的護理員平均年齡50歲。與年輕人相比,她們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但都有一些生活閱歷,生活技能更強,也更有耐心照料老人。”

  雖然在一線基層護理上,養老專業的大學生沒有太大的優勢,但他們在康復護理、護理技能上的優勢明顯。而這也是養老機構喜歡招收大學生的主要原因。

 

  比起一線護理工作,應屆畢業生更傾向于管理崗位

  時下,應屆大學畢業生在杭州養老機構工作一線崗位平均年薪56萬元,進入管理崗位后的平均年薪78萬元。

  而我省對老年服務與管理、家政服務與管理、護理等專業的畢業生也有政策扶持:入職本省非營利性養老服務機構,從事養老服務、康復護理等工作的,滿5年給予一次性獎補。其中,本科生獎勵4萬元,??疲ǜ呗殻┥剟?/span>2.6萬元,中職生獎勵2.1萬元。

  即便如此,很多大學生還是覺得待遇差。唐同學向記者描述說,離開學校到養老機構實習后,才發現護理工作非常艱巨,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不僅需要巨大的耐心和毅力,而且薪資待遇也不高。

  與唐同學有相同觀點的,還有應屆畢業生小胡:“雖然在實習中我收獲了不少知識和感動,但一些現實問題不得不讓我直面未來。”她說,等自己在護理一線積累了經驗,有了足夠的能力后,就想轉入管理崗位,收入可以更多一點。

  除了收入問題,社會認可度不高也影響了大學生去養老機構業。“有人在和朋友聊天時,對方聽到自己是做養老的,馬上就潑一盆冷水,這個能有什么前途?”這種心態,造成了大量養老專業畢業生的流失。杭州康久天頤護理院執行副院長孫曉露說。

  “養老專業的大學生掌握了包括老年人生活照護、常見疾病照護、老年人健康咨詢、心理照護、常見老年疾病康復保健等技能服務能力。在專業能力和老人管理方面,是四五十歲的照護人員無法相比的。因此,我們每年都想方設法招收養老專業的大學生前來實習,但是最終留下來的卻是少之又少。”

  這個職業目前確實存在社會認知度不高、薪酬偏低、缺乏上升通道等一系列問題。也有網友呼吁,國家能否在入學和就業方面給予一定的支持。

  @網友天真藍:“比如像當年培養師范學生一樣,凡是來報考養老專業,國家給予資金支持,免除學費。”

  養老服務的人才供給是長期存在的社會問題。

  杭州西湖區社會福利中心主任付萍說:“一個年輕人將養老服務作為自己的首要職業選擇,在當下還是非常少見的。”

  杭州西湖區社會福利中心的床位預約已經到600多號了,可年輕人愿意來工作的依然很少。只有一個大專生,而且是做行政工作的。

  

  如何解決養老服務的人才困境

  “在現有條件下,如何才能夠擴大養老服務人才培養規模,讓更多大學生愿意投入養老服務業呢?”

  面對記者的問題,杭師大護理分院院長陳雪萍認為學生在學習的時候需要有“專業認同”,在進入到行業里需要有“職業認同”。

  通過建立這兩種認同、感知,構建起自己的專業身份,從而更好地在養老服務行業中發展。

  她建議,養老服務行業迫切需要系統地培訓師資隊伍,以“師徒制”的方式培訓年輕教師,或者讓年輕教師到養老機構做院長助理,會有助于學生建立身份認同。

  

  事實上,這些既有臨床護理專業背景又懂得老年護理知識的畢業生,對亟需人才的養老機構來說非常緊缺。陳雪萍院長認為,應該增加養老服務人才的招生名額,建立起養老服務人才的培養體系。

  一番調查下來,記者認為,養老機構要吸引大學生就業,招得進、留得住,至少需要過“三關”:

  “面子關”

  養老專業目前還是兩頭熱,一方面是政府倡導力度很大,一方面是社會關注度很高。但光有熱情還不夠,更需要社會各界對這份職業的認同,對社會地位的認同,畢業生自己以及家人、朋友對此的認同。

  “薪酬關”

  又臟又累的活,高強度的工作,必須有相應的報酬來回報;另一方面,要在養老機構內部建立職業提升通道,為大學生進入養老機構提供良好的職業愿景。這就需要政府有關部門、養老機構等各方共同努力來破解難題;

  “心理關”

  高校和社會各界要為養老機構輸送更多的年輕人,服務各個層面的崗位,使養老機構服務人員向年輕化、專業化發展,建立“同伴效應”,創造條件,消除年輕人在養老機構工作的心理孤獨感。

                                                                                                                                      

鏈接交換請加微信:ZMYL123
養老服務部際聯席會議成員單位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賢納士 | 網站聲明
中國養老網是全國養老服務業領先的資訊發布傳播平臺 創建中國養老智庫
Copyright ? 2014 中國養老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1035259號
網站設計著作權已注冊 侵權必究
掃一掃,關注養老網
体育彩票36选7介绍 快速赛车开奖破解 新加坡二分彩免费计划 瑞波币交易今日价格 足球比分球探 海南飞鱼彩票控 p5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 手游棋牌游戏招代理 福建31选7中3个 广西11选5开奖号码公告 极速快3哪个是正规的 开元棋牌客服电话 凯利棋牌 香港六合彩一百二十二期资料查阅 淘宝新时时彩论坛 - 点击进入 天津快乐10分奖金 贝宝娱乐官方网站-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