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養老產業 > 動態
鄭秉文:夯實應對人口老齡化社會財富儲備,首先要打造資產型養老金制度
作者:   來源: 和訊保險  2020-12-14


  2020129日下午,和訊網主辦的“2020年財經中國年會暨第18屆財經風云榜保險峰會”在北京盛大舉行。本屆大會以“護航實體經濟賦能美好生活”為主題,探討中國保險行業在變局中和疫情后的“蓄力重啟”之策。

  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出席了本次峰會,并就《從稅延養老險試點看第三支柱在夯實養老財富儲備中的作用》發表了主題演講。他指出,中國的養老金制度應該打造資產型養老金制度,而不是負債型養老金制度,否則,就難以實現中央提出的夯實應對人口老齡化社會財富儲備的目標。

  鄭秉文:夯實應對人口老齡化社會財富儲備,首先要打造資產型養老金制度打開APP閱讀最新報道

  以下為鄭秉文發言實錄:

  大家知道,我不是研究商業保險的專家,我是研究社會保險的,因為這么多年來一直涉及到多層次,涉及到商業保險,尤其是前年稅延型商業險試點以來,研究得多一些,所以對商業型就稍微有點了解。。

  從我的研究背景,就從稅延型商業養老險目前的現狀,看它能否承擔起多層次中第三支柱的作用。今天,我講一講剛剛閉幕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的一個重要的精神,從而告訴大家發展第三支柱商業養老保險的急迫!我講六個部分:

 

  一、夯實養老財富儲備是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的重要舉措。

  不久前,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提到,要“發展多層次、多支柱養老保險體系”和“實施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結合去年12月,中央和國務院聯合發布的《國家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規劃》,當中有個重要的表述“夯實應對人口老齡化社會財富儲備”。

  在社會財富儲備當中,養老資產是重要的財富形式,而第二支柱、第三支柱是市場化投資的重要資產,也可以分解到居民家庭財富凈值當中的私人養老金。

  構建多層次養老金體系是制度模式的選擇,夯實養老財富儲備是制度目標的結果,是建立應對老齡化的物質基礎。根據這個要求,長期看,中國三支柱養老保險的改革取向應是以基金積累為基礎的“資產型”養老金制度模式,而不應以現收現付的“負債型”養老金制度模式。

  這就給我們提出一個問題:我們現在的商業險能夠承擔起來嗎?存在什么問題?

 

  二、目前稅延養老險試點存在的問題和改革建議

 ?。ㄒ唬┠壳按嬖诘膯栴}

  從目前稅延型商業養老險試點存在的問題,可以總結改革的方向。稅延型商業養老保險存在一些問題,試點一年半了,應該到去年5月份結束,但到現在還沒有下文,這說明第三支柱的頂層設計正在進行之中。目前的問題有:

  1、稅延限額計算復雜,抬高了投保門檻;

  2、6%1000元稅延額度低,激勵程度十分有限

  3、7.5%領取期稅率較高,降低投保人預期;

  4、銷售費用不如普通商業險,銷售人員和保險公司積極性比較差;

  5、個稅起征點調整,納稅人數量不穩定。納稅人隊伍規模一下從1.8億降到6000萬左右,這又不適應了,等緩過來還要好幾年。

  等等,業界對這些問題的研究已經很多了,這個清單還可列下去。

 ?。ǘ┪磥砀母锏慕ㄗh

  除了這五條需要調整,今天我提出,稅延型商業健康險還有4條需要改革:

  1、三個支柱的關系。當居民投資或購買第三支柱稅延型商業養老險時,不要設置前提條件,不必要求只有參加第一支柱基本養老險才能建立第三支柱。我們的基本養老險畢竟不是百分之百參保,它的參保覆蓋比率小于醫療保險。如果你要求在購買稅延型商業險時必須買基本養老保險,我認為這是不應該的,沒有這個必要,第三支柱本來就是補充性質的,那些沒有條件參加第一支柱為什么就沒有權利購買商業保險呢?我們建立多層次制度,目的不就是為了增加個人養老儲備、防止演變成社會問題嗎?

  第一、第二、第三支柱的關系,不是只有參加了第一支柱才能建立第二支柱,參加了第二支柱才能購買第三支柱,他們之間不應是這樣的關系,建立多層次的目的只是給居民多了一個選擇而已,就是為給老百姓(603883,股吧)多提供了一個方便,多了一個安心。有些群體由于種種原因沒有參加第一支柱,第三支柱方便的話就應允許他買。這樣的制度安排也是國際慣例,對中國也是適合國情的。

  2、建立第二、三支柱的通道。第三支柱養老金近來成為一個熱詞,越來越熱,很多部門發布研究報告,很多部委的領導在發聲,我覺得非常好,大家都應該多發聲。但我們也應該知道,第三支柱在相當程度上它是一個蓄水池,例如,美國的第三支柱IRA11萬億美元資產,其中90%以上來自于第二支柱的轉移。所以,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如果不打通,第三支柱是發展不起來的,更不會超過第二支柱。把他們打通是雙贏。

  第二支柱到現在已經發展16年了,才2.6萬億元,并且有那么多金融機構去拉動它,還有雇主的繳費去匹配它,所以,我們要冷靜、客觀地對第三支柱進行定位,從條件上講,第三支柱的激勵條件還不如第二支柱,無論是外部環境,還是內部條件。因此,打通這兩個支柱之間的關系,建立一個通道,是有利于第三支柱發展的,也不利于第二支柱的發展。

  3、一定要堅持賬戶制,稅優主體是賬戶持有人,一定不是產品。這是提高第三支柱可及性、便利性的關鍵,是普及第三支柱的關鍵。再具體說,稅優的載體是個人賬戶,而不是產品、或行業。在養老金產品市場上,賬戶持有人用腳投票。

  4、賬戶資產的提取一定要有靈活性,如果完全沒有靈活性,也降低它的激勵性。在制度設計和政策制訂時要賦予一定的空間,留給賬戶持有人一定回旋余地,目的是增強激勵性,尤其在制度啟動之初,要先讓人們它很方便。

 

  三、“資產型”養老金制度的一般性經驗描述

  第一,養老財富儲備豐厚的國家往往其第二、第三支柱都非常發達。絕大多數發達國家由于歷史的原因,他們建立的第一支柱養老金是傳統的DB型現收現付制度,這是負債型的制度,法律規定他的基金余額只要支付三個月(或六個月)就可以了,也就是說第一支柱沒有什么積累,幾乎都是負債型的,他們的隱性債務是巨大的,相當于GDP100%200%,有的國家高達300%,這是負債型的養老金制度。凡是養老資產儲備雄厚的國家,它的資產都來自第二支柱、第三支柱。比如美國第二、第三支柱合在一起,資產規模相當于他第一支柱的10倍多。因此,五中全會強調的是“發展多層次、多支柱養老保險體系”。

  第二,第一支柱強制性養老金替代率高的國家,第二、第三支柱都發展不起來。第一支柱替代率比較高的國家,比如奧地利、希臘、盧森堡、土耳其,第一支柱替代率70%-80%,希臘高達95.7%,而他們第二、三支柱養老基金占GDP的比重也就百分之幾,和中國差不多。凡是第一支柱替代率比較較低的國家,第二、第三支柱都特別發達。例如,澳大利亞第一支柱替代率是11.8%,但第二、三支柱養老資產是GDP140%,冰島替代率是15%,但養老金資產是161%,荷蘭替代率是29%,養老金資產高達173%,瑞士替代率是142%,養老金資產是142%,英國替代率是32%,養老金資產是104%,美國替代率是39%,養老資產是134%,這些替代率低的國家的養老金資產都大于它的GDP,為什么呢?因為第一支柱和第二、三支柱有個“替代效應”,也稱之為“置換效應”,就是第一支柱替代率過高,第二和第三支柱就發展起來了,就是說,養老金繳費是一個緊缺的資源,用這不用那,如果第一支柱替代效率高,第二、第三支柱的參保意愿就會比較低。

 

  四、“資產型”養老金制度的重要意義

  第一,養老資產越雄厚,資本市場占比就越高。

  前一兩個月,銀保監會的郭樹清主席在一篇文章里說了這么一段話:“加快養老保險第二和第三支柱建設,推動養老基金在資本市場上的占比達到世界平均水平”。那么,世界占比水平是多高?這里,我們用2018年的68個國家可比口徑的數據做個考察,這68個國家GDP總量是61萬億美元,占全球GDP70.6%;養老基金(僅第二、三支柱)規模43.8萬億,約占全球養老金的90%以上,具有相當的代表性,基本可以說是“世界平均水平”了;那么,他們的養老基金(僅第二、三支柱)在資本市場占比是21.5%。

  我國各類已進入投資體系的養老金按平均25%來測算實際持倉比例的話,僅為1.45萬億元,占兩市總市值的2.4%,大約相當于匈牙利(2.1%),這說明,我國養老金在資本市場占比與世界平均水平相差很大。

  第二,養老基金是可利用的長期資本,甚至是一個生產要素。

  養老金對經濟發展是非常重要的。為什么中國在研發上落后而投入上又很大呢?我認為有個重要的原因。當我們看到BAT的時候就可以發現,20年以前BAT風險投資是國外的風險投資資金,他們的背后又常??煽吹金B老金的影子,也就是說中國的資本市場上大部分是短期資金,缺乏養老資金,所以,我們股權資金很少,大部分是債權資金。

  為什么企業老是債轉股,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降低杠桿率?說到底,這也是資本市場的一個特征,它的機構投資者占比很低。機構投資者里拿長錢的機構投資者更低。所以,在整個資本市場,在我們國家科技創新當中缺少長錢,這不利于我們建設創新型國家。

  我十年以前發表文章測算,在“十四五”后期的2024-2025年左右,中國人均GDP水平就可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進入高收入國家。在五、六十個高收入國家當中,除了那一半左右特殊的自然資源出口的高收入國家以外,比如石油出口國等等,凡是高收入的發達國家無一不是創新型國家,中國進入高收入國家以后應該成為一個技術創新國家,這也是十四五規劃中提到的,而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引入長錢,是解決那些“卡脖子”關鍵性技術的關鍵因素。

  建立多層次資本市場,加快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需要打造資產型養老金制度,因為養老金是長錢,是長期資本。所以,發展資產型養老金而不是負債型的養老金對中國的發展環境非常關鍵,也就是說,養老金制度一方面它是民生制度安排;但另一方面它也是經濟制度的一部分,從這個角度看,養老金制度也是一個生產要素。這是我對養老金建成資產型制度兩面性的看法。

 

  五、中國養老金資產儲備與發達國家相比相差十分懸殊

  第一,中國養老基金規模占GDP比重僅相當于斯洛伐克。

  2019年底,按可比口徑,中國的各類養老基金11.6萬億元,僅占GDP11.7%,相當于斯洛伐克(11.7%)。OECD國家平均占GDP的比重為49.7%。由于我國養老金占GDP的比重很低,所以,在資本市場的占比自然就很低,在社會融資體制中,直接融資比重也就必然很低。

  第二,中國養老基金人均水平只有美國的1%。

  中國養老金占GDP很低,人均水平更低。這里以戰略儲備基金為例,中國的戰略儲備基金是全國社?;?,2019年是2.4萬億人民幣,人均才1700多元。再看看挪威,它的養老戰略儲備基金是1.15萬億美元,人均高達21萬美元,是中國的上千倍。

  第三,中國養老金在家庭財富凈值構成中只有0.2%。

  英國、加拿大、美國的數據是2018年的數據,中國的這個數據是2019年,經過比較我們發現:

  1、在家庭財富凈值當中,英國的不動產占1/3;加拿大占1/2,美國占1/4,中國城鎮居民家庭則高達60%,就是說中國家庭財富表現形式主要是家庭房子;

  2、在實物動產當中,中國占比也很高,占20%,為什么?因為中國小汽車的越來越普及了,車在中國比外國貴,所以,中國的動產價值占比也很高,而英國占比不到10%,加拿大不到6%,美國僅是5%,這說明房產在中國城鎮居民家庭財富凈值中占有相當的地位和作用。

  3、再看金融資產在家庭財富凈值中的占比,中國是20%,英國是15%,加拿大是17%,美國是43%;中國金融資產占比高于英國和加拿大,明顯低于美國,關鍵在于,中國的金融資產主要是銀行存款和現金,而其他三國主要是有價證券,各類金融產品。

  4、最后看第二、三支柱養老金,也叫私人養老金。根據國際慣例,由于第一支柱養老金一般是現收現付的,在家庭財富凈值當中不納入統計,因為現收現付制養老金不能繼承,不能遺贈,活著就有養老金,人沒了養老金也就沒了,所以,它只是一種權益,而不是作為一種財富納入“養老金資產”統計范圍;但第二、第三支柱就不一樣了,它是個人的財產,私有性質非常明確,可以繼承、遺贈。由于中國第二支柱剛剛建立16年,第三支柱剛試點,保費收入很少很少,可以忽略不計,所以,在中國家庭財富凈值構成中僅占0.2%,相比之下,美國是24.8%,英國是41.7%,加拿大23.9%。這個差距擺出來就會看到,在家庭財富構成中,中國的差距也非常大。這是第三支柱商業養老保險面臨的任務,要趕上去。

  這里我要說明的是,根據國際慣例,現在的幾百億養老目標基金不在統計范圍之內,因為他們沒有稅優政策支持,不能鎖定到退休日,屬于普通公募基金。

 

  六、第三支柱的頂層設計應盡快出臺

  上面我講的中國這些數據和國家比較告訴我們,中國第三支柱養老金承擔著歷史責任,任重道遠,差距很大,稅延型商業養老保險面臨的任務十分重大,我們應盡快趕上去。

  那么,在十四五期間,第三支柱養老金應該至少在如下五個方面有所作為:

 ?。ㄒ唬┑谌еB老金的制度設計和建立應該加強部門協調。本來,我們應該發揮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而不應該讓部門協調成為制約第三支柱頂層設計的一個障礙。所以,加強部門協調很重要。

 ?。ǘ┑谌еB老金的制度設計應該廣泛地進行討論,這是決策科學化、民主化的要求。習總書記早就說過: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養老金本來就是典型的眾人的事情,不涉及國家機密,不應該就那幾個人定,神神秘秘的,有關部門應該多多參與各種討論會,多多調研,傾聽社會意見,也應該吸收發達國家的經驗教訓。

 ?。ㄈ撜系谌е~戶產品的金融資源,給老百姓更多的產品選擇,要充分尊重消費者主權,只有這樣才能做強做大第二、三支柱養老金,讓稅延型商業養老險成為真正的“個人養老金”。

 ?。ㄋ模Χ愌有宛B老保險來說,要完善產品線,要豐富產品種類,要繁榮保險產品設計,要更多地給保險主體一些自主權,要調動金融主體的積極性。

 ?。ㄎ澹┏硕悆炚咧С值漠a品以外,還要豐富其他更多的養老保險產品線,比如,應該大力發展養老儲蓄存款、養老理財和基金、專屬養老保險、商業養老金等各種產品。

                                                                                                                                                                                       

鏈接交換請加微信:ZMYL123
養老服務部際聯席會議成員單位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賢納士 | 網站聲明
中國養老網是全國養老服務業領先的資訊發布傳播平臺 創建中國養老智庫
Copyright ? 2014 中國養老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1035259號
網站設計著作權已注冊 侵權必究
掃一掃,關注養老網
体育彩票36选7介绍 网上河内5分彩金尊平台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 球探比分app在线下载 正规星力9代捕鱼平台 四川麻将手机版 湖北双色球中奖分布图 澳洲幸运10开奖公正吗 北京赛车博彩网 中国福彩 北京赛车pk10微信交流 im体育和三昇体育哪个好 排列五走势图 免费五码复式连码 竞彩篮球大小分是什么 极速赛车微信计划交流群 比特币交易走向